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世界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进展及启示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世界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进展及启示

作者 : admin 发表时间 : 2017-05-24 浏览 : 1222
编者按:合理有效的政策对于新兴的新能源及节能产业至关重要。本文简要回顾新能源节能产业政策的形成历程,按新能源类别及不同的节能领域介绍该产业政策的进展状况,并且分析了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的主要特点,结合我国的情况总结了这些政策所具有的启示性意义。

  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需要可持续性的能源产出作为支撑,但是,常规化石能源的稀缺性及其日渐高涨的价格,以及由此带来的气候变化的风险使得世界各国政府重新审视其能源战略。目前,各国的能源战略均反映了2个明显的政策导向:一是开发利用替代化石能源的可再生性新能源,二是研发节能技术和节能产品。然而,现实与理想尚存在巨大的差距。在数量上,新能源的生产量、交易量与消费量扩张不足。目前,除水能之外的风能、太阳能、地热、生物质能、潮汐和波浪能等新能源的电力产量在全球总电能生产量的比例仅为2.5% ;在质量上,新能源产品的质量参差不齐,总体水平有待提高,并且质量标准与认证体系、质保与技术服务体系等尚不健全,突出地反映了新能源发展中的技术滞后现象。


  究其原因,这与新能源产业自身特点有关。首先,新能源技术一般属于高新技术,一次性投入较大,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在2010—2030年间为提高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生产中的比例,需要投入5.7万亿美元(以2009年币值计),而且研发风险和市场风险较大;其次,能源的供给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自然垄断的特征,尤其是电力供应,它依赖特定的网络系统为消费者提供服务,投资规模巨大,投资回收期长,网络的专用性强;第三,新能源的利用和节能技术、节能产品的应用对于环境的改善具有正的外部性,而新能源技术以及节能技术和产品的研发投资一般由企业承担;第四,在资金方面,除了风险投资的引入之外,由市场主导的新能源开发时常受制于融资困难。因此,仅仅依赖市场的力量是无法实现新能源开发的快速、健康发展,政府有必要制定相关的激励政策,促进新能源开发。此外,能源作为一种战略性资源,在市场不完善的条件下,政府对其进行干预也是有必要的。


  就节能产业而言,它同样具有资金投入大的特点,而且由于节能并不直接创造价值,而是从能源的节约中获益,效益不直观,价格等市场机制的效果不理想,因此,在作为一个规模化的产业之前,节能通常被视为公益事业由政府推广。在此过程中,政府合理有效的节能政策无疑具有重大作用。

  本文首先对新能源及节能产业政策的形成作简要的回顾,然后介绍新能源及节能产业促进政策的新进展,并且简析这些政策的主要特点,最后总结这些政策发展带来的启示。


  1 新能源及节能产业政策回顾与进展

  1.1 产业促进政策的回顾

  人们对新能源开发的热情源自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石油危机的刺激,众多市场化国家开始制定有关新能源研发与示范性利用的政策。在此期间,在新能源政策方面走得更远的是美国、丹麦和西班牙,这些国家相继制定了新能源的投资激励政策、税收优惠措施、激励性关税政策。20世纪80年代,对新能源的政策基本上没有出现新的更为有效的措施,但是有更多的国家开始关注新能源的研发和利用,如:法国、土耳其、韩国等制定了针对新能源的投资激励政策和税收优惠措施,而最先鼓励新能源研发与示范的一些国家,如:德国,则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早期开始高度重视新能源的发展,在投资、税收和关税方面均有激励性的政策措施。自90年代以来,新能源的开发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与其相关的政策措施更多,如:可交易的许可证制度在荷兰、意大利、日本等国出现,而且随着人们对环境问题的关注,尤其是1994年签署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及此后《京都议定书》的形成和生效,使得新能源开发不仅仅是出于商业或者国家能源战略上的考虑,而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这都体现在数十个国家新能源政策的内容中,如图1所示。

世界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进展及启示

  注:图中国家代码分别为:AU,澳大利亚;BE,比利时;CA,加拿大;CH,瑞士;CZ,捷克共和国;DE,德国;DK,丹麦;ES,西班牙;FI,芬兰;FR,法国;GB,英国;GR,希腊;HU,匈牙利;IE,爱尔兰;IT,意大利;JP,日本;KR,韩国;LU,卢森堡;NL,荷兰;NO,挪威;NZ,新西兰;PT,葡萄牙;SE,瑞典;TR,土耳其;US,美国。

  (资料来源:IEA,2004.Renewable Energy Market & Policy Trends in IEA Countries,转引自Karsten Neuhoff and Rick Sellers,2006)

  进入新世纪以来,石油价格的高涨更坚定了各国加快新能源和节能产业发展的决心,均从政策上予以保障。随着市场培育政策的推行以及相关成本的降低,新能源产业近年来以30%~40%的年增长率发展,节能技术和产业也有显著的发展。


  1.2 新能源产业促进政策的进展

  在过去的10年间,对于可再生新能源的政策支持明显增加,出现了一系列的政策工具组合,在2010年主要经济体都有针对新能源电力计划的支持方案或政策,包括规定以固定的保障价格出售“绿电”的“馈入税(feed⁃in tariff,FIT)”制度、“绿电”购买的配额义务、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税收优惠和投资补贴等。因此,近年来以太阳能和风能为代表的世界新能源产业得到快速发展。但是,由于政策的力度存在差异,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并不平衡。在风能领域,2010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风能市场;在太阳能光伏电力领域,德国处于领先地位,其次分别是西班牙和日本;美国则依然保持其在地热能和生物质能领域的领先地位。这里重点介绍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以及地热能领域最新的产业促进政策。

  (1)风能领域

  到2010年底,全球风电装机容量累计达到195 GW,而2000年底该数据仅为18 GW。在过去的数年间全球风电发展的中心已经逐步从欧洲向北美再向亚洲转移。仅2010年,中国新增的风电装机容量就达到17GW。风电的快速发展明显得益于一些政策措施的促进作用,目前,海上风电的发展受到诸多经济体的高度重视,在相应的鼓励政策方面也有所体现。

  中国2020年风电发展的总目标是150 GW,其中海上风电的发展被置于风能产业发展的优先位置,并且于2009年出台了《海上风电发展计划》,提出了新的海上风电价格保障体系,鼓励海上风电的发展。

  英国在其《国家可再生能源行动计划》中特别强调了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的发展,其中海上风电装机规模的目标为到2020年达到33 GW,为此在海上风电方面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将最高达到150 亿英镑。此外,英国还将新设立“绿色投资银行(green investment bank)”专门为风电发展提供融资支持。

  美国内务部(Department of Interior)近期批准了该国第一个海上风场——投资规模为10亿美元的“海角风电工程(cape wind project)”,美国能源部则正对其贷款担保进行复审。2010年12月,美国能源部还终审了位于俄勒冈州东部的“凯思内斯牧场工程(caithness shepherds flat project)”项目,该项目是迄今全球最大的风电项目,装机容量为845 MW,投资约13亿美元,能源部将为其提供部分贷款担保。

  西班牙则继续专注于陆上风电的开发,在2010年12月,针对到2012年新增的风电产能发布了一项新的FIT方案。

  欧盟还启动了为期10 年的“欧洲风能动议(European wind initiative)”计划,提供60亿欧元用于协同产业界共同致力风能领域的技术研发。

  (2)太阳能领域

  太阳能应用的产业化主要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和太阳能光热利用。到2010年底,全球太阳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约为40 GW,其中,德国、日本、美国、意大利和韩国占90%以上。光热利用方面,据全球太阳热能理事会(GSTEC)统计,到2008年底,全球投入运营的太阳热能收集器的安装面积达到2.17亿㎡,相当于电力装机容量152 GW。太阳能光热应用市场主要分布在中国、欧洲和北美。对于太阳能产业的发展大多数国家都采用了一些综合性的政策,如:提出国家太阳能发展目标或计划、激励性的FIT、直接的资金补贴、信贷配额、税收优惠等。但是,自2010年以来,部分光伏电力鼓励政策面临一些临时性问题。由于成本降低,光伏装机规模急剧扩张,加大了一些补贴性政策的执行成本,使得这些政策的延续性遇到很大的财政困境。自2011年开始,很多国家,如:捷克共和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降低了针对太阳能光伏的FIT价格,有些国家甚至直接叫停了光伏装机规模的进一步扩张。尽管如此,从长远发展看,各国的太阳能产业发展促进政策的总体方向没有改变。

  印度在2009 年发布了“太阳能的使命(solar mission)”,提出到2022 年其总装机规模达到20 GW,并且将执行可再生能源的购买义务以及优惠的FIT价格来确保该目标实现。

  中国在2009年提出了“金太阳计划”以提高太阳能在整个能源供应中的比例,该计划对项目投资成本提供50%的补贴,而对于偏远的无法联网的地区,补贴比例甚至高达70%。2010年,中国还启动了“建筑-太阳能光伏一体化”项目,并为这些项目提供奖励和补贴。

  南非能源部批准了“太阳能园区”计划,其目标是达到5 GW的太阳能装机规模。

  美国在2010 年颁发了大型聚光太阳能电站(CSP)开发许可证。美国能源部还终审通过了对全球最大的槽式CSP电站(装机规模达250 MW)价值14.5亿美元的贷款担保。

  以色列自1980年即开始全面推广居民住宅太阳能热能收集器的应用。经过30多年的推广应用,目前,在以色列热水器市场上太阳热能系统是主流技术,已经无需政府财政支持,是居民主动选择的能源应用技术。

  太阳能热能技术也是节能建筑规范中鼓励应用的技术。2009年德国的建筑管理条例中规定,新建筑的供热中必须有一定比例由可再生能源提供。

  (3)生物质能领域

  生物质能的利用包括固态生物质、生物燃气(如:甲烷等)、城市垃圾和液态生物燃料(如: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等。2009年全球利用生物质发电的生产规模大约为220 TWh,其地域分布主要在美国、德国和巴西。液态生物燃料的商业化应用则主要在美国和巴西。近年来由于政策的激励,其他一些国家也开始发展液态生物燃料,2010年全球液态生物燃料的产量达到1亿m³。目前,全球交通燃油中2.7%由液态生物燃料提供,其中巴西21%的交通燃料来自生物乙醇或生物柴油。生物质发电的支持政策主要包括定额FIT价格计划、可再生能源混合应用的标准以及税收优惠等。很多政府支持在热电联产(CHP)中应用生物质能,有些国家还支持在火力电厂中将生物质与煤混合燃烧。一些欧盟国家对生物质加热系统的应用直接提供资金补贴。有些国家在建筑节能条例中鼓励利用生物质能供热,如前述2009年德国的建筑管理条例。发展液态生物燃料的鼓励政策则主要包括与传统燃料的强制性混合比例、项目开发的贷款担保和其他融资机制等。近年来,主要经济体在生物质能领域的政策有:

  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在2010年宣布了生物质能的发展计划,即到2020年其装机容量达到30 GW,并且对生物质发电确定了新的收购价,为0.75元/kWh。

  阿根廷联邦计划、公共投资和服务部颁布了“可再生能源生产(RENGEN)”计划,提出到2016年全国8%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阿根廷的公共事业单位ENARSA将负责执行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电力,其装机规模为1000 MW,其中150 MW来自生物燃料、120 MW来自城市垃圾燃烧、100 MW来自固态生物质。

  德国最近调整了FIT价格,提高了生物质电力的收购价,并且通过额外津贴的方式重点鼓励热电联产。

  法国在2011年1月降低了生物质热电联产的税收。在2010年和2011年内,政府进行项目招标以增加生物质发电装机规模450 MW,到2020年其总装机容量将达到2300 MW。

  芬兰政府为了将其可再生能源的消费比例从当前的28%提高到2020年38%的水平,在2011年1月首次批准了风力、生物燃气和木材发电的FIT价格规定。该规定对生物燃气电力生产商在12年内提供固定的电力收购价,并且对热电联产的电厂给予额外的资金奖励。

  在液态生物燃料方面,目前已经有超过50个国家引入了汽油和(或)生物柴油混合的发展目标或强制性规定,并通常辅以削减消费税的鼓励政策。

  (4)地热能领域

  适合发电的高温地热资源只集中在少数国家介绍该领域的促进政策对于因地制宜发展多种可再生能源有借鉴意义。2009年全球地热发电总装机容量约为11 GW,发电量约为67 TWh。目前,地热发电的主要国家有美国、菲律宾、印尼、墨西哥和意大利。地热的直接利用,如:建筑的室内取暖、SPA和游泳池及温室加热等,其相当于发电装机规模15 GWth。

  发展地热电力的促进政策主要围绕克服项目启动资金成本高昂、资源开发风险、对地热资源认识的欠缺以及环境问题等展开。通常采纳的政策是资金补贴和税收减免。

  美国在其2009年的经济刺激法案中扩大了对地热电力的联邦税收刺激规模。随着2010年多项新工程获批,能源部的“地热技术项目(geotherma technologies programme)”获得了3.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印尼政府通过税收激励机制来实现到2025年地热电力装机容量超过12 GW的目标。

  肯尼亚则提出到2010年地热电力的装机容量达到490MW,在20年内达到4GW。肯尼亚已经修正了包括地热能在内的FIT价格。

  德国在2009年对其《可再生能源法案》作了修正,增加了地热设备关税的条目,对采用温室气体减排技术给予0.04欧元/kWh的FIT奖励。利用深源地热进行发电和供热开发可以获得“市场激励计划(market incentive programme)” 基金的支持。

  英国的“深源地热挑战基金(deep geothermalchallenge fund)” 在2010年通过奖励的形式用510万英镑支持了6个示范项目。自2011年4月开始,可再生能源的FIT优惠价格开始用于低碳加热技术,包括地源热泵技术。

  2 节能产业促进政策的进展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的能源强度(energy intensity)以平均每年1.7%的速率增长。如果没有节能技术的发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在2006年的能源消费将比其在20世纪70年代的能源消费提高63%。据世界能源委员会(WEC)估计,2008年全球因能源生产率的提高而节约能源约为36亿toe,或相当于30%的初级能源消费。尽管如此,节能的巨大潜力仍然没有发挥出来。国际能源署提出了25项建议以促进各国政府提高各个能源消费领域的节能水平,由此实现到2030年每年减排73亿t二氧化碳的目标。下文将简述建筑、家电、照明、工业和交通领域节能政策的进展。

  (1)建筑节能领域

  国际能源署预测,建筑领域的能源消费将从2007年的27.59亿toe增加到2050年的44亿toe,其中超过一半的能源消费来自非OECD国家的居民住宅。在全球范围内对新建和现有住宅推行严厉的节能措施对于提高建筑节能已经初见成效,但是与预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目前很多国家政府正抓紧制定和实施这一领域的节能政策。

  建立建筑节能规范、对建筑以及建筑材料构件提出节能的认定标准和标识(S&L)是大多数经济体在建筑节能领域的主要政策措施。如:国际能源署的13个成员国以及阿联酋和印度在其建筑规范中对新建筑提出了节能的强制性要求,但各国对其执行的严格度互有差异。英国建筑的“最低能效标准(MEPS)”是到2016年所有新建建筑必须是零碳建筑;德国的建筑节能标准将在2012年提高30%;丹麦在2015年也将提高其建筑节能标准。对于现有建筑的节能改造,诸多国家主要引入能源认证制度,由此分析建筑能耗状况并提出改进方案。目前,有8个国际能源署成员国推行强制性的能源认证制度。此外,还有一些较为灵活的自愿执行的能源认证制度和节能认定标准和标识制度。

  (2)家电节能领域

  国际能源署的报告显示,在1990—2006年,其成员国的家用电器的能耗提高了53%,占总电力消费的比例达到15%,而且这一比例还有继续增大的趋势,尤其是随着新兴市场国家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家电能耗及其节能更是成为政府节能政策关注的重点。

  对于家电节能,大部分经济体均积极地采用了澳州能源认证(MEPS)和节能标识制度。超过50个国家执行“终端使用设备计划”以提高居家及工商领域内的电器和设备的能效。产品的能效标签一般采用2种形式,即认可标识和比较标识,前者如美国的“能源之星”标识,后者则见于澳大利亚、韩国和欧盟国家等。节能标准和标识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市场导向作用,较好地引导和促进节能产品的研发。但是,该制度的推行和进一步见成效需要进行更为有效的监管、认证和执行,也需要采取国际协调和合作机制来减少这一政策制度的推行成本。

  (3)照明节能领域

  全球照明用电占整个电力消费的1/5。随着紧凑型荧光灯制造成本的下降以及LED (发光二极管)技术的推广应用,节能照明替代传统照明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在这一替代过程中,节能灯的购置成本是其市场推广的主要障碍。为了加快节能灯的推广应用,大多数经济体在灯具照明领域推行了最低能耗率标准(MEPS)制度,并且明令禁止白炽灯的使用,如:欧盟提出从2009年到2012年间要全面淘汰白炽灯;日本淘汰白炽灯的最后时间节点也定在2012年;巴西自2010年开始逐步淘汰白炽灯。另外,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和瑞士也已经颁布了淘汰白炽灯的政策;中国和印度正在酝酿此类政策。

  (4)工业节能领域

  制造工业领域中电动机驱动系统的能耗占电力消费的40%。随着节能电动机的推广, 该领域的节能潜力逐渐显现。在1996—2006年间,国际能源署成员国的制造工业领域的能效年均提高1.6%,其他能源密集型的工业领域,如:钢铁冶金、水泥、化工和造纸等,也是节能政策涉及的重点领域。

  制造工业中的电动机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能源成本超过95%,相比较而言,其本身的购置成本非常少,但是,大部分企业对此缺乏认识。为了促使企业使用节能电动机,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 美国和加拿大率先建立了电动机节能标准, 引入了针对电动机的MEPS规定。此后,中国、澳大利亚、韩国、巴西、墨西哥和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采纳了相应的电动机节能标准。2009年欧盟通过了针对电动机的MEPS立法。目前,印度、日本和俄罗斯也在考虑推行针对电动机的MEPS制度。另外,全球统一协调的电动机MEPS监管制度也已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对于能源密集型行业,很多国家积极地提供有关合格的节能设备的信息,通过税收政策和财政促进政策鼓励企业购置节能设备。此外,有些国家还应用能源管理工具、能源管理人员培训和资格认证等方法提高这些行业的能源管理水平。由于全球碳市场尚未完善,目前涉及能源密集型行业的一些国际节能协议只是促进其降低能耗的过渡性措施,但是可以预计, 随着碳市场交易的发展以及相应政策体系的完善,该领域的节能潜力将会得到激发。

  (5)交通节能领域

  交通领域节能的发展方向包括推广轻型节能汽车(LDV)以及发展混合动力汽车 (PHEVs)、纯电动汽车(EVs)和燃料电池汽车(FCVs)等。针对LDV,“全球燃料经济倡议(global fuel economy initiative)”提出到2030 年汽车油耗水平下降到4.1 L/100 km, 约为2005年汽车油耗水平(8.1 L/100km)的一半。目前,美国、欧盟、中国以及其他很多国家都通过汽车减排标准来促进汽车制造企业改进技术,提高汽车的节能水平,如:欧盟规定到2015年乘用车的排放标准为CO2不超过120g/km,商务用车的标准为2014年CO2不超过175 g/km、2020年CO2不超过135在g/km。此外,很多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欧盟还推行了基于CO2水平的汽车税收计划、奖罚计划等,鼓励节能汽车的研发和使用。

  对于电动汽车发展,大多数国家的政策是提出战略规划,辅以税收减免、直接补贴和融资担保等优惠政策。

  日本提出到2020年PHEVs/EVs的销售量将占LDV总销售量的15%~20%,对每辆PHEVs/EVs补贴其与传统燃油汽车之间差价的一半。中国提出到2020年PHEVs/EVs的产量将达到500万辆;在试点城市,通过设立特定的基金对每辆EVs的购买者提供6万元人民币的补贴,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2012年。

  中国提出到2020年PHEVs/EVs的产量将达到500万辆;在试点城市,通过设立特定的基金对每辆EVs的购买者提供6万元人民币的补贴,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2012年。

  丹麦对于EVs将减免其购置税,并且为一些试验性的商务和市政项目设立了3500万丹麦克朗(合660万美元)的鼓励基金。

  法国宣布到2020年其PHEVs/EVs保有量将达到200万辆,并且提出了4亿欧元的财政预算为前10万辆PHEVs/EVs提供每辆5000欧元的税收减免,该政策延续到2012年。

  西班牙的目标是到2014年PHEVs/EVs保有量达到25万辆, 到2020年达到250万辆; 提出的购车鼓励额达到EV成本的25%,最高为每辆6000欧元。

  美国的PHEVs/EVs计划是到2015年达到100万辆,对于全美汽车制造商售出的前20万辆汽车,每辆提供7500美元的补贴。美国能源部还提供了规模超过20亿美元的相关基金和补助金,专门用于与PHEVs/EVs相关的电池和电驱动部件的研发与制造。

  3 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特点简析

  从新能源和节能的政策发展历程及其近来的进展可以发现,这些政策措施所具有的一些共性特征。首先,工业发达国家在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的制订方面起领先作用。化石能源的地理分布不均和有限性、经济发展对能源的强大需求,以及气候环境问题,促使工业发达国家对其能源战略做出调整,开发新能源和提高能效必然是其政策考虑的重点。从政策的演化、发展的角度看,工业发达国家在有关新能源和节能的各类政策制定方面均走在前列,起到示范作用,促进了全球新能源和节能产业的发展。

  其二,大多数政策是因市场失效而制定的。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崇尚市场的力量,但是在新能源和节能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市场的局限性问题,因此与此相关的政策便应运而生。20世纪70年代新能源开发起步阶段,各国的政策侧重于研发和示范的鼓励。鉴于电力网的自然垄断的特性,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在新能源政策方面颁布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站与电力网连接以及新能源发电定价保障法,由此为新能源发电站的发展奠定基础,并且吸引风险投资促进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这一政策得到更多国家的仿效。针对新能源开发初始成本高的特点,诸多国家制定了相应的财政政策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美国、欧盟、日本以及印度等国家和地区以税收抵免、折扣和支付形式的市场补偿补贴了对新能源及节能技术的投资或消费等。

  第三,国外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涉及包括战略规划、法律法规、管理体系的完整体系。随着新能源战略地位的提高,许多国家将规模化、深度化和持续化利用新能源提到了议事日程,如:日本的“新能源产业化远景构想”;欧、美将新能源和节能均作为其能源战略的重点之一。

  在法律法规方面,无论是发达的市场化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均制订了各级各类以促进新能源和节能产业发展为目标的法律、法规和法令,这方面典型的有德国的“可再生能源法案(KEL,2009)”,以及节能领域中欧盟的一系列强制性标识计划等。这些法律法规和指令不仅是强制实施相关规划与政策的基础依据与保障,还能够逐步养*人们开发利用新能源和节能的意识,并且使电力开发商和供应商对新能源产业具有稳定的预期,有助于新能源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为确保规划和法律、法规的有效实施,国外在管理政策上还建立了一个包括政府、厂商及其它第三方中介机构在内的管理体系,以有效组织新能源和节能产业的各参与方、协调各方复杂的关系,并且对各环节的政策实施效果进行反馈,及时把握新能源和节能产业的运行态势并及时调整。日本在节能管理方面较为典型,从中央到地方都建立了一套完备的能源管理机构和咨询机构,专门研究节能问题,此外,还普遍建立了民间组织——节能中心,彼此交流经验,为节能技术的推广应用以及节能政策的实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4 新能源及节能产业政策发展的启示

  在全球范围内,新能源开发利用以及节能技术、节能产品和服务已经成为各国能源战略的重点。就我国而言,中国工程院的报告认为,我国GDP目前占世界生产总值不到10%, 但能源消耗已经高于20%,污染气体排放居世界首位,温室气体占世界总量的25%,而且我国能源消费是以煤为主的“低质型”能源消费结构,这种结构是导致我国能源利用效率低、 污染严重、产品能源成本高、市场竞争力差的根本原因。因此,逐步改变我国现有能源生产与消费结构,提高能效,促进节能产业发展已成为维持我国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增长的必然选择。

  目前,我国在新能源开发利用方面,风能和太阳能的利用得到较快的发展,逐步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同时相应的产业政策框架也初具雏形。但是,作为新兴市场国家,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政策经验,发挥后发优势,对于进一步完善我国新能源和节能产业政策体系具有重要的意义。结合前述新能源和节能政策的分析,至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1)在强调市场力量的前提下,必须重视新能源和节能政策的制定、修订和实施。

  (2)在政策制定的具体操作中,要确保政策对新能源和节能产业发展的制度保障具有前瞻性、综合性和战略性。

  (3)建立完善的新能源和节能政策体系,即不仅要有宏观的战略目标,还要有具有操作性的手段和方法、相配套的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更要有有效的实施监督机制,由此促进新能源和节能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作者 陈晖,供职于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信息来源:《电力需求侧管理》杂志